木村 花 小林 快。 【雙層公寓】鏡頭後的她絕不是討厭鬼?!「惡魔剪輯」後的真相 成員們悲痛悼念木村花

酸民逼死《雙層公寓》木村花 電視台裝死老媽出面阻憾事重演

木村 花 小林 快

現身《閃電俠》電影獨立作 米高基頓有機再演蝙蝠俠• 臨盆在即公開大肚寫真 陳山聰兩公婆展現恩愛• 謝安琪自爆隱退真相 聲帶有事唱歌突然間失聲• 旗下男星不滿瀧澤秀明 上任副社長樣樣執到正• 傳跟周冬雨不和 Angelababy結束內地經理人合約• 金秀賢退伍作收視跌眼鏡 觀眾反應差嘲劇情難捉摸• 伍詠薇踢爆同劇前輩衰嘢 笑對方最鍾意扮五虎• 讚老竇以前好有型 阿Sa話爸爸似鄭伊健• 父親節喜訊連環報 王祖藍再當爸爸李亞男陀B女• 估到馬國明跟靚湯拍拖 黃翠如爆唐詩詠多人追• 麥雅緻公開激罕性感泳照 自爆要老公張穎康批准• 傳力捧白鹿令吳謹言失寵 于正鬧爆網民力保愛將地位• 前主播陳嘉倩上節目爆料 有TVB男藝人借醉表白• 75歲雪妮不續約無綫 老公唐佳指老婆休息要緊• 胡定欣加盟《白色強人2》 跟唐詩詠爭馬國明陷三角戀• 《屍殺半島》公開最新預告 姜棟元呻打喪屍勁辛苦• 陀第二胎嘔得好厲害 吳若希暫無計劃再生B• 前度馬國明高調晒愛 黃心穎發勵志文疑有所暗示• 新劇播疑獲無綫開綠燈 李佳芯拒答被封傳聞• 「安心偷食」事隔一年再現身 許志安獲鄭秀文支持 22歲木村花自殺身亡,死前飽受網絡欺凌。 木村花的離世令《雙層公寓》難逃被腰斬的命運,而田渡凌則後悔自己對女方的表現。 林夢(左)上載她和木村花的合照悼念。 Violetta Polt(右)在社交網貼出木村花多張合照悼念。 憑參演Netflix真人騷《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而人氣急升的日本女摔角手木村花,於前日(23日)自殺身亡,終年22歲。 她生前受盡網絡欺凌,最終走上不歸路,事件更轟動全亞洲,令網絡欺凌再度成為熱議。 而木村花的死訊公開不久,她的社交網站忽然出現刪除留言潮,估計是因為曾經有份留下惡毒言論來欺凌木村花的網民,因害怕被人肉搜尋和惹上官非而火速刪走留言。 另外,有指因木村花的離世,《雙層公寓》之後難以繼續拍攝,腰斬似乎已成定局。 (文:黎永樂) 自從木村花去年接拍《雙層公寓》後帶旺其人氣,但亦同時為她帶來不少壓力,網民不但對她人身攻擊,還指她惡心,並叫她去死等,令木村花的情緒失控並上載自殘照,留言間接殺死她。 事發後,有網民為木村花的死感到不值,更截圖列出曾經留言侮辱木村花的網民帳號,希望替她取回公道,網民為免惹禍上身,紛紛刪走留言,甚至直接刪除帳號。 相反,竟然仍有網民未有後悔留言害死人,還高調慶祝她的離世,有粉絲要求木村花的事務所對所有欺凌的網民採取法律行動。 田渡凌後悔無好好對待 而曾在節目中,木村花不斷主動追求的日本籃球員田渡凌,雖然他最終拒愛,但與此同時與木村花等節目中成員建立出友情,田渡凌昨日凌晨在網上發長文,哀悼好友離世,而字裡行間亦感受到他也對自己的表現感到十分後悔:「若我們能好好地相處就好了,若我們能好好地互相分享、聆聽你的感受就好了。 若我有為你輔導一下就好了。 我本來可以修補一些事的。 」之後他再追憶與木村花拍攝節目時的難忘往事,包括一起浸溫泉、木村花在他受傷及失落時鼓勵他,以及木村贏了職業摔角冠軍的畫面等,他又表示一直好想同對方講:「花!你好嗎?我們繼續做好朋友!我們一起來玩吧!我一整天都在想,如果我能說,我真的後悔了!」 《雙層公寓》拍檔紛紛悼念 另外,其他《雙層公寓》的拍檔亦紛紛留言悼念,包括俄羅斯索女Violetta Polt(Vivi)、林夢(吉田夢)都有分別上載和木村花的合照,當中林夢表示:「一想到你一個人孤獨受到傷害,但卻未能守護阿花的溫柔,我的心真的很痛。 」而另一拍檔金尾玲生就表示知道死訊後不敢看手機:「在這個世界上,有著很多不同的意見,完全不知道甚麼才是正確。 但確實的是,我未能守護重要的阿花,感到非常悔恨。 」此外,新加入的中國成員龍夢柔亦指木村花外表很堅強,但其實性格很怕醜,又表示不會忘記對方教她日文。 另外,男拍檔西野入流佳也有追悼木村花,並對木村的死非常自責。 跟拍檔起爭執惹反感 木村花由去年9月起加入《雙層公寓》的東京篇,她在節目中和其他拍檔關係不俗。 不過,有指木村花因跟早前「畢業」的小林快在節目中出現一次爭執,男方某次不小心錯手把女方視為珍寶的10萬日圓(約7,400澳門幣)摔角戰衣放入洗衣機,結果洗到戰衣縮水又甩色,兩人更因此爭吵起來,木村更激動到把男方頭上的帽撥走,她亦因事件而哭成淚人。 事後,小林快決定退出《雙層公寓》,他受訪時表示會籌錢作賠償。 但該集節目播出後,觀眾開始對木村花給予差評,甚至對她不斷作出人生攻擊。

次の

雙層公寓

木村 花 小林 快

《雙層公寓》由日本富士電視台製作,2015年更入主Netflix,人氣迅即席捲全球。 節目標榜沒有劇本,召集互不相識的三男三女搬進豪華別墅同居,屋內設置鏡頭,記錄他們的日常互動。 日前,最新一季《雙層公寓:東京 2019-2020》的一名參加者因抵受不了網絡欺凌而自殺,掀起有關節目倫理與觀看道德的討論。 鏡頭剪接下 真實沒完整呈現 原為職業摔角手的木村花(小花)在新近播出的一集中,因為她非常珍視的擂台戰衣遭另一成員小林快錯手放到洗衣機裏去,弄致縮水脫色,盛怒下的她激動得撥走小林快頭上的帽、翻舊帳數落對方,該集播出後引起網民群起攻擊。 她訣別的Twitter帖文上,承認每天收到近百則來自全球的惡意謾罵,大受衝擊,「我不否認自己受傷了,心裏有着『結束生命吧』、『感覺差』、『消失吧』的想法。 我要謝謝媽媽把我生下來,也感謝支持陪伴我的大家,對於這樣軟弱的我感到抱歉」。 「Reality show始終都是一個show,說成是reality其實是誤導。 」影評人Mike Kwan追看過多季的《雙層公寓》(Terrace House,下簡稱TH),近月不斷思考何謂「真實」與「寫實」。 他認為節目即使如宣稱般沒有劇本,呈現的也肯定不是全然的真實,「那種『無劇本』出現在他們明知道會被拍到的情境下,而他們也非常習慣生活在鏡頭下的那種真實,這一定是扭曲了的」。 鏡頭有盲點,加上娛樂節目被放到剪接枱上必然以怎樣才能引起話題作考慮,道德底線如何劃,難以準確界定。 Mike舉例說,看這一季TH時,自己也不太喜歡小花,小花在畫面上呈現的形象似乎是不世故、自我中心,「例如她跟小林快約會過,在第二天的餐枱上,她倆跟『社長』(另一男參加者)一起吃早餐,她竟然否認跟那裏任何人約會過。 剪接都好有意識的,馬上剪小林快的反應,這些就是所謂嗜血位,這串畫面呈現了她想被另一個男生邀約,不惜在曾與她約會的男生面前否認兩人約會過。 但小花有沒有其他quality值得被剪出來?或者其實拍下來但沒有剪進去?就真的只有製作人才知道」。 造真人騷的假 操作痕迹明顯 自殺事件發生前,《雙層公寓》已掀起過孰真孰假的討論,對製作組種種介入迹象,有人質疑違反「紀錄片倫理」。 Mike認同TH的操作痕迹明顯,例如選角的考慮,「小花入去是接替莉笑子的,莉笑子的形象是一個sporty girl,接替她的也是一個sporty girl」。 另外,事情交代得異常完整,「比如A約了B,有些shot會影A在等,突然轉了個camera angle影B在路上走過來,然後他們相視而笑。 起碼度過點拍,攝影師走位很仔細精緻」。 此外,剪接其實是重組一種真實的手段,「將不同的影像平衡地剪接,某程度是一種偽造,剪接就是掌握影像的人重組一種真實出來,是不是真實呢,其實可以商榷」。 何謂真實?撇除以上操作,Mike認為TH不過是滿足觀眾的偷窺心理,觀察參加者在大屋裏的生活,然而那種住別墅、揸靚車、食好嘢的「小資」生活方式對普遍日本人來說並不如此日常與真實,「所謂『真實』是很受好多條件限制的真實」,將電視畫面所見理解為真實的全部顯然不妥。 真人騷參加者比做偶像負擔更沉重 悲劇發生後,有人為「真實做自己」的小花心痛,覺得節目做假。 日本次文化評論人思兼認為TH的成員與日本「idol」(偶像)的結構與呈現方式非常類近,兩者呈現的自己(人物設定)同樣不可能完全獨立於真實的自己。 他解釋,idol透過在綜藝節目、握手會上表現自我與被吐槽,慢慢摸索自己的「市場定位」,從而作出調整,因此這個「人物設定」必然包含「真正的自己」。 而TH的成員長時間全天候攝錄下,亦會有不為意的時候,表露出真性情的瞬間,舉例說,小花知道自己的戰衣變樣會情緒失控。 他認為TH成員與idol身陷於相近的矛盾,「當我暴露好真實的那一面出來,我沒辦法接受觀眾罵我,但當我選擇在人物設定中減少自己真實的成分,又很容易被觀眾說我『扮嘢』。 有一種『要求你演真正、自然的你』的內在倫理」。 他認為TH不斷強調沒有劇本,其實是不斷強化『與真實很接近』的感覺,成員因而會有「要將一個最真實的自己切出來賣」的傾向。 有評論則認為,即使節目標榜沒有劇本,但介入是必然的,亦不必被譴責,不妥的是製作組沒有好好展示木村花的執著,缺乏適當的介入,例如若能邀請摔角手來說明摔角手能踏上東京巨蛋需靠多年的辛酸經營,戰衣象徵夢想的實現,觀眾必定能對小花突然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東西的複雜情緒,多一份體諒。 同樣面對矛盾處境,思兼認為真人騷參加者比idol負擔更沉重,因為節目需要,他們須以真實身分上鏡,「你在TH出現,比如你是代官山的某間拳館的人,觀眾可以在節目裏spot到你間拳館,可以在現實世界騷擾你」。 調侃文化 二度傷害 節目結構上,除了剪輯六名參加者在屋內外的相處片段,還設有由數名主持旁述分析環節。 思兼說「雛壇藝人」在日本綜藝節目中很常見,一般出現在主畫面的不同角落,給予觀看的實時反應。 評論有時刻薄尖酸,製造一定的節目效果,思兼不敢斷言這種文化會否殺人,只能肯定他們擔當預期及引導觀眾反應的重要角色,認為TH甚至將這個部分獨立出來,卻屬鮮見,「TH的評論者甚至會揣測動機,比如第一季的今井洋介與一個女生發生感情後,鏡頭拍到他跟另一個女生牽着手步入酒店。 有評論者說一早知道他不是好人,有人則代入觀眾期望,表現被背叛的情緒」。 經過剪輯放大、配上評論的播映版本,製作組甚至要求TH參加者在大屋的遊戲室裏一同觀看,往往因為一同從回顧中發現當時的「真相」造成尷尬,而且成員也被迫當眾直面鏡頭塑造下的自己,尷尬反應無可迴避。 另外,因為製作的技術考慮,事情發生與播出時間相隔數星期,當中的時間差,思兼認為更會深化傷害,「觀眾罵的是一個月前的你,但你們之間可能已沒事了,卻要為一個月前的自己解畫」。 沒告解環節 誤會加深 思兼認為,很難在娛樂媒介談論道德,因為娛樂往往不道德。 他想起TH成員「畢業」離開大屋前,都會接受訪問,「其實是他們為做過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解畫,或者多謝某些人,但木村花沒有等到這個時刻」。 他提起Netflix另一大熱真人騷《慾罷不能》,節目宣稱為教導年輕單身族改變一夜情習慣,學習與人建立真正關係,五男五女參加者前往荒島,若在拍攝期間發生性接觸,他們得到的獎金就會減少,「他們每刻會為做的事解畫,其他成員的怨恨即時顯現出來,他們告解的過程是即時。 」反觀TH並沒有設計強制的懺悔時刻,效果更貼近現實,「日常人與人相處沒有咁多解釋的,好多時誤會就誤會吧」,可預見誤會容易因此變得更深,他指出這處是暴力的所在,「可能出現木村花的情况,她沒有悔過或解畫的機會,就會被認定是某種性格,被人誤會得更深,欺凌的時間變得更漫長」。 網絡欺凌文化是致命傷 悲劇發生後,電視台宣布將暫停放映節目餘下集數,並將停拍《東京篇》。 Mike認為觀眾觀看此類真人騷節目的期望很清晰,無非享受參加者相處時的碰撞衝突,甚至關係的發展拉鋸等戲劇性元素,「例如part 2有阿凌,三個女仔都跟他有關係,這些就好juicy,網上有留言說這樣才算是TH嘛」。 即使節目腰斬,他認為改變不大,因為網絡欺凌文化始終是關鍵,他留意到小花過身後,同一班網民轉而到小林快的社交平台指摘他害死小花,始終是找一個人去霸凌,「就算不是真人騷,現實發生例如明星販毒,他們在網上都會動輒叫人去死」。

次の

《雙層公寓》木村花之死:無劇本演出下,被剪輯的實境人生 ft. 海苔熊

木村 花 小林 快

圖/鳴人堂製 「為什麼你可以任意批評只在電視上見過、現實中根本沒見過的人?」風靡全球的實境秀《》(Terrace House),23日傳出震撼消息。 在最新一季「東京篇:2019-2020」出演的女子摔角選手木村花,疑因不堪網友長期言語,在個人推特與IG接連發出負面訊息後,,年僅22歲。 《雙層公寓》為日本富士電視台與Netflix合作製攝的真人實境秀,標榜「無劇本」演出,製作單位找來三男三女,並提供豪華公寓與跑車,透過鏡頭紀錄這些互不相識的年輕男女共寢一室後的生活,其中以友情的建立、愛情的萌芽等「暖劇情」令全球觀眾為之著迷。 《雙層公寓》於2012年開拍,2015年首度與Netflix合作,且將拍攝基地遷至美國夏威夷,選角也更為國際化。 木村花在2019年10月以遞補身分加入《雙層公寓:東京篇》後,挾帶原女子摔角新星的話題與亮眼外型,很快獲得觀眾的高度關注,但透過節目所呈現的木村花人設,成了觀眾口中所說的「講話直白」與「個性很衝」。 本次導火線,日本方面推測,先前在日本首播的新一集節目中,木村花因為室友小林快將她的客製摔角衣拿去洗衣機跟其他衣物一起洗,導致要價10萬日幣(台幣約2. 8萬)的摔角衣縮水、褪色。 木村花知道後,與小林快起了爭執,情緒激動下更拍掉小林快的帽子。 這一幕播出後,令原先早已對木村花心有不滿的觀眾大舉「出征」木村花的推特與IG。 木村花生前在推特指出,每天有超過百則很直接的留言謾罵,她自承自己很受傷,並伴隨著「結束生命」、「消失吧」的念頭,並說「謝謝媽媽把我生下來,也感謝支持陪伴我的大家,對於這樣軟弱的我感到抱歉。 」之後,木村花更在IG貼出多張自殘照,「我愛你,要快樂地長命活下去喔。 對不起。 」這段對愛貓的致歉,被視為她最後的遺言。 種種跡象,使外界將本件憾事歸咎於網路霸凌,「言語會殺人」再度成為日本社會熱議關鍵字。 綜觀近年來台日韓社會的網路霸凌事件,包含南韓的具荷拉與雪莉、台灣楊又穎,以及本次《雙層公寓》的木村花皆為女性,SoundOn節目《》主持人,同時也是心理學科普作家的海苔熊認為,這三個亞洲國家有著父權體制的傳統,男性相較女性擁有更多權力,性別間的不平等更為明顯。 但弔詭的是,「當女性作為受害者,會被指責妳為什麼要當受害者?而當女性拒絕當受害者時,這樣非典型的受害者形象又『太像男人』」,海苔熊說,這使這些遭受網路霸凌的女性陷入「怎樣都不對」的困境。 至於為什麼這些網路霸凌多是針對女性相貌與身材等外在條件?海苔熊指出,除了社會時常教育女性注重外表外,另外對網友來說,由於他們對當事人所能接觸到的訊息也只有媒體上所塑造出的形象,在缺乏對細節的瞭解下,攻擊外貌自然成為最簡單的捷徑。 除此,海苔熊提醒,網路的「匿名性」會使網友得以在暗處而不被其他人針對,也會因為「看不見」的特質,令其手段再升級。 海苔熊說,網路霸凌有個心理學的專有名詞叫做「看不見的拳頭」,如同你被「蓋布袋」被亂打一頓後,卻不知道剛剛是誰毆打你一樣。 從實境秀面市以來,在技術面上,已從早期的偷拍、側錄方式,到現今以高規格的攝影設備掌控畫面質感,甚至以如同偶像劇的拍攝手法經營畫面美學,如此「類戲劇」也宣稱「無腳本」的節目進行方式,充滿許多不確定性。 同時,更因為出演角色的「類藝人」身分,相較於藝人與素人之間,使觀眾更易代入自身,進而使觀眾、實境秀與出演成員三者間形成緊密關係。 實境秀之所以於全球狂熱、成為影視娛樂的主要商品之一,海苔熊認為,「類藝人」的設定提供觀眾一個想像的空間:雖然我是素人,但不必是藝人才能登上螢光幕,類藝人作為過渡角色,提供觀眾實踐可能的想像。 海苔熊另舉心理學實驗佐證,的確在一些強調正向勵志的實境秀中,觀眾在看完後親身去操作實踐的機率也隨之提高。 海苔熊另以《暮光之城》電影為例,有相關實驗發現,觀眾將自己代入劇中角色後,他的幸福感、心跳等受試結果都與現實中的戀愛感受相同。 他認為,這樣的代入感在一定程度上有其正面效果。 但是海苔熊也提到,在另個實驗中,則是讓受試者觀看暴力攻擊行為的實境秀,結果發現實驗組會因此提升攻擊行為,同樣需要留意。 木村花在《雙層公寓:東京篇》的實境秀還未播完,她的真實人生卻已畢業登出。 網路霸凌在社群媒體成為日常背景的此時,相關教育與法制工作顯得緩不濟急。 在本集節目中,我們就網路霸凌定義加以概念化,而到底霸凌他人是否會成癮、使人耽溺在對他人施暴的快感中呢?近年來,「網路霸凌」似乎改頭換面,成為「出征」的義正言辭,這是否會讓鄉民在出征下,忽視霸凌的本質?更多關於《雙層公寓》與實境秀的討論,歡迎點擊底下連結收聽。 言語會殺人:《雙層公寓》木村花之死• 台日韓三地霸凌事件:為什麼被霸凌的往往是女藝人?• 我現在要「出征」:正義之師下,隱身的霸凌本質• 「我也被霸凌啊!」當政治人物以受害者自居• 透過發言門檻設計,降低網友情緒宣洩的傷害可能嗎?• 被網路霸凌時,你可以怎麼做?• 實境秀風靡全球背後的心理機制• 惡魔剪輯?人們有可能「完整」認識他人嗎?• Spotify:• SoundOn:• Apple Podcast:.

次の